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

旅遊献妻之旅店老板父子

07-19来源:加载中【字号:||

旅遊献妻之旅店老板父子

我自从看了胡作非大大的《凌辱女友》系列,也很想尝试一下凌辱老婆的快感,每次想到老婆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,我就莫名的兴奋。可是老婆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,别说给别的男人上了,就是做爱时花样淫蕩点都有点受不了,我花了好久才尝到她菊花和小嘴的滋味,可是要说服她给别的男人操,我想就算是神仙来了都没辙。
说到我老婆,她长得真是很漂亮,一米六的身高,却有着魔鬼的身材,是很典型的童颜巨乳,她稍微露一点,我的鸡鸡都要翘上好久。到了夏天,她穿上清凉装走在路上,总是有很多男人盯着她看,挎着她的我也十分有面子。
这次,我和老婆準备去外地旅游,而我也想凌辱老婆一下,于是就在网路上买了一些迷幻药。我害怕这药吃了不管用,于是多买了些,先在女友身上实验了一下。果然,女友在不知不觉下吃了那药,就开始发春发浪,把我伺候得十分舒爽;第二天清早起来,女友却只记得我和她做过爱,如何做的她却是怎么也记不得了。
我测试过药效后,十分兴奋,于是就把药装在一瓶感冒药的瓶子里,带在身上。当然了,感冒药我还是準备了一瓶,万一是真的感冒了,也方便使用。
来到了旅游地,我和老婆租了一间旅馆。我特意挑了一间隔音效果不好的旅馆住下,而这个旅馆是我早就在网上物色好的。我还听说这个旅馆有监视器可以偷偷看房间内情侣做爱,而这个老闆却是很不错,从来不说出去,也不会录影什么的。我之所以会知道,还是一个朋友无意中透露的,那朋友是到那个地方旅游嫖妓时发现的,还特意提醒我别住那家旅店。
来到那个旅店,老闆看着我老婆,下身顿时就敬礼了,还别说,老闆的家伙也不小。我笑着问老闆要了间房子,还暗示老闆要有监视器的房间,那老闆兴奋地给我选了间最好的,却只收我普通间的价钱。我笑着对老闆点点头,就带着我老婆进了房间。
老婆进了房间后对我说:「老公,坐了一天的车,我好难受,先洗把澡!」
说完就开始脱衣服。我笑着说:「那我去买包烟。」老婆点点头,我关上房门就出去了。来到老板的房间,我直接推门就进去了。老闆已经在看我老婆洗澡了,他从裤子里掏出大鸟,一边看一边打着手枪。
看见我进来,老闆尴尬地收起大鸟,对我笑道:「兄弟,你老婆太漂亮了,我忍不住就……」
我笑着拍拍老闆的肩膀说:「既然我知道这里有这种东西,还带她来,这说明了什么不用我解释吧?」老闆点点头。我说道:「我不光可以把她给你看,还可以……」我有意的停顿了一下。
老闆急了说:「我可以给钱!」
我笑道:「我老婆要是去卖淫的话,你觉得我会缺你那点?我只要你嘴巴严实点,去玩我老婆的时候,把监视器给关了!别让我老婆知道,我下药让你姦淫她,我可能还会叫别人来玩她。你看可以,还可以一起玩,但是记住,不要洩露了!明白么?」老闆兴奋的点点头。
回到房间里,我从瓶子里拿出一片药放进水杯,帮老婆倒上水。老婆披着浴巾出来后,刚要穿衣服,就被我制止了,还把她身上的浴巾撤了下来。老婆赤裸的身体,娇羞的站在我面前,她洁白的肌肤、粉嫩的阴户让我不禁的翘了起来。
说到老婆的阴户,那可是十分漂亮完美,我也懒得说她是什么名器,就说她本就不多毛的小屄屄,被我用药水把阴毛全弄没了,白嫩嫩、粉嘟嘟的。
我抱住老婆就亲吻上去,老婆搂住我说:「老公,我好渴,给我先喝口水,我什么都给你,好么?」我笑着点点头,把那杯下了药的水递给老婆。
老婆一口气喝掉水说:「来吧!老公,我準备好了!」我猛地扑向老婆,放倒了她,开始亲吻她,一直舔到她的小屄屄。药力发作了,老婆开始迷迷糊糊的没有意识了,只有原始的性冲动在指挥着她索求异性的爱抚。
我放开了老婆,老婆感觉到难受,就开始用一只手抠弄自己的小屄屄,另一只手揉动自己美丽的乳房。我把老闆喊了上来,老闆看到我老婆发骚的样子,眼睛顿时就瞪直了。我叫老闆去洗下鸡巴,老闆出来就要拿避孕套套上去干我老婆,我制止了老闆,告诉他不用戴套子,他想怎样射都行,今晚我老婆就属于他!
老闆听了我的话,二话不说就扑向我老婆,他很仔细地亲吻着我老婆,从脸颊到脚趾,甚至是肛门都仔细地舔了一边。然后他就以69式趴在我老婆身上,品嚐着我老婆粉嫩的小屄屄,还用牙齿磨着老婆的阴蒂。
老婆本就吃了强力春药,被老闆一挑逗,整个人都颤抖起来,一张嘴就含住了老闆的大烂鸟。老闆一个激灵,精管一鬆,一股精液就顺着我老婆的喉咙流了下去,老婆被呛了一下,连声咳嗽起来。
老闆不好意思的看看我,我却对老闆点点头,老闆想起来我说过这女人今晚就是他的,于是就开始放肆了起来。老闆抱着我老婆开始接吻,双手握着我老婆硕大的乳房搓揉成不同的形状,然后俯下身体,像吃奶一样叼着我老婆的乳头。
我老婆是第一次被我以外的男人上,而且没有生育过,那乳头还像少女般粉嫩。老闆好像吃上瘾了,竟然还咬了咬,这让老婆痛得一声惊呼。那春药的效果真的很不错,老婆虽然疼痛,却没有清醒过来。
老闆扒开我老婆的双腿,拿住大烂鸟对着我老婆的小屄屄就插了下去,可能是觉得插得不深,于是就又搬了搬我老婆的双腿。我看着老闆的动作,走过去把老婆抱在怀里,把老婆的腿拉开成一字马型。别说就练过几天舞蹈的老婆,那腿张成那样一点问题都没有,我还试过更厉害的,不过,外人就不给他尝试了,万一伤到老婆,我可就不是兴奋了。
老闆看着我,猛地把鸡巴插进老婆的小屄屄,直到鸡巴根处,两个人的生殖器就像没有缝隙一样贴在一起,老婆的小腹处很明显的鼓起了一点。老闆开始缓缓地抽插,可是对吃了强力春药的老婆来说,明显是不够激烈,她立起身子抱住老板的脖子,开始在老闆的脸和脖子上乱亲乱舔。老闆被我老婆这么一刺激,顿时猛烈地抽送起来。
我叫老闆站起来,抱着我老婆边走边插,老闆有些犹豫,他害怕自己坚持不了多久。可是在我鼓励的眼神下,老闆抱起了我的妻子,他发现我的妻子真的很轻。我鬆开老婆的腿,老婆就自然地把腿箍在了老闆的腰上。
老闆想放下我老婆去拿片药来吃,我看了看时间,发现已经十点了,于是就叫老闆以现在的姿势抱着我老婆去拿。虽然才十点,不过老闆这个旅店却没多少人,我也不怕有人看见。老闆管不了那么多了,赤条条地就抱着我光着身子的老婆一边干一边走,反正老婆是我的,他就当在搞妓女,男人被人看见光屁股没什么了不得的。
我跟着老闆,一路走到他的房间里,我问老闆药在哪,老闆指指监视器下的抽屉,我发现里面有一瓶药,就拿出一片塞到老闆嘴里,老闆嘟囔着一片不够,我又塞了一片。老闆打开监视器,监视器中不知道哪个房间的一对学生情侣正在做爱,老闆一边看着那对情侣性交,一边操着我老婆。还别说,老闆的体力还真的不错,抱着我老婆都半小时了,还是那样龙精虎猛。
干了一会,老闆对我说:「兄弟,我想射了!」
我骂道:「我操,才磕了药就射,你吃的是阳痿药啊?」
老闆说:「这药是让鸡巴硬的,射多少次都没关係,就是有点伤身体。为了干你老婆,我命都不要了!」
我说:「早说啊!那你想射哪?」
老闆犹豫道:「我想先射在里面。」
我说道:「我说了她今晚就是你的,想射哪你就射!我明天给她吃事后药,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要你负责,放心大胆地当玩妓女般操吧!我知道你心里就这么想的。你可是她第二个男人,别让我们失望。」
老闆开心的把精液全射进了老婆的子宫后,叫我在他床上拿了个垫子放在监视器旁边的矮桌上,他把我老婆趴着放在垫子上,扒开我老婆的屁股就舔了舔,说:「她的菊花,你玩过吧?不介意我搞搞吧?」都没等我说什么,老闆就把他的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肛门。
老闆的鸡巴比我的大,插进去后,老婆可能是痛了,于是就呻吟了起来。老板才不管那么多,他把我老婆身体拉直起来,老婆的屁股就紧紧夹着老闆的鸡巴了。老闆抚着我老婆的肩膀,抽插着我老婆的菊花,而老婆的嫩穴因为直起身子而露了出来,略有些红肿的小屄屄泛着粉红色的光芒,十分可爱。
我走对到老婆面前,从她胸口一直舔到才被老闆干过的小屄屄,老闆说:「兄弟,怎么玩起我的妓女了?」我笑道:「还没要你付嫖资呢!」老闆哈哈大笑,插得更用力了。
这时,窗外响起了铃声,老闆拿了一块布把老婆的头一蒙,拉开了窗户,就见窗外站着一个学生模样的人。那学生说道:「老爹你又嫖妓,嫖妓还不叫我,小心我告诉妈!」
老闆说:「这女的可不是妓女,想玩得要问过这位兄弟。」
那学生看看我,说道:「外地来的是吧?给不给我上?给的话,我就来;不给的话,我就走!」
我笑道:「你嘴巴要严实。进来玩吧!反正这药效有八个小时,你们玩六个小时没问题的。」
那学生说:「我叫小凯。大哥你开什么玩笑,六小时,想玩死我们父子啊?
要不我再叫几个兄弟来。要我不说也成,怎么也得补偿我一下!「
我这下郁闷了说:「操!我妻子给你玩,你还要我补偿?不玩就走,老子马上带我老婆走!」
小凯说:「我不是要钱,今天才玩一次多不过瘾!给我多爽几次,或是带几个哥们来一起爽就可以了!」
我笑道:「这没问题,不过带人的话,我临走前一个晚上,你带五个人来上她怎么样?」
小凯说:「一言为定!我带来的可是超大鸡巴、性能力超强的兄弟,你老婆那么水,我怕干坏了。」
我说:「最多干七小时,干坏了可不行。我会给她餵药,让她身体处于敏感状态,那样就没问题了!」
小凯走进来,拉开老婆头上的布说道:「我操!好漂亮的骚货!兄弟艳福不浅,不过我也不浅。有没有什么忌讳啊?比如说不能内射什么的。」
老闆说:「没有,随便玩,只要这兄弟同意了,怎么玩都行!」
小凯说:「操!这么好,真是你老婆?别是妓女来忽悠人的吧?」
老闆说:「怎么好的妓女哪找?你给老子找个看看。你看那身段,再看那小穴!」小凯伸出两根手指抠抠老婆的小屄屄,说道:「果然又紧又滑,没被几个男人搞过,就是妓女我也认了。」说完小凯掏出鸡巴,塞进我老婆的嘴里,然后从他的书包里掏出一个又大又粗的假阳具,说:「插进你老婆小屄里,开到最大,就是醒着也能让她爽翻天。」
接着小凯又拿出一个带着两根假阳具的贞操带说:「送给你,给你老婆插上带出去玩。这两个假阳具上都带有春药,只要一转就会自动涂到女人的小屄屄里,让她开始发春。不过只是轻微的春情,但是药效是聚集的,连续开二十分钟,那贞女也成蕩妇了,做完只知道做过,不知道和谁做的,最适合你这种喜欢凌辱的人用。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是你老婆,要是真的我今天就赚了,假的话,我也不亏就是。」
我接过假阳具和贞操带,先把假阳具插进老婆的小屄屄,我看着假阳具撑开老婆的小屄屄有些犹豫,老闆可不管那么多,猛地推了我的手一下,整根假阳具就没进老婆那淫水汪汪的湿滑小屄屄了。小凯猛地把震动开到最大,我老婆不顾老闆在干她屁眼,整个人往后一倒,张着嘴靠在老闆的肩膀上。
小凯看着我老婆的反应说:「不错,正经的女孩都是这个反应,今天我赚到了!」说完拔出我老婆小屄屄中的假阳具,挺起自己的大枪就捅了进去。我老婆的小屄屄被那支假阳具撑得合不上了,而小凯的家伙一点也不比那支假的差劲,虽然我的也不小,可是小凯的鸡巴明显就比我大上了一圈。
小凯把我老婆的一条腿抱起来,扛在他肩头上,鸡巴插进老婆的小屄屄;而老板则站在老婆身后,干着老婆的屁眼。他们父子俩一前一后、一进一出,插得吃了春药的老婆连声呻吟。
我看着老婆仰着头在那呻吟,便吻上她的小嘴,顺着她的脖子一直舔到她蜷曲的脚趾,甚至连老闆和小凯正在抽插的小屄屄和菊花之间也不放过。
老闆说:「兄弟,以后你要是和你老婆再来,先打电话,我就留间好房子给你,还不收钱!这次的钱,我也退回给你!」
我生气的骂道:「你他妈真当我老婆是妓女啊?给你们玩,是我喜欢凌辱老婆,不是卖淫!以后来不收钱,算你当我是朋友,但这次你退钱给我,我明天就走!」
小凯说:「老爹你真是的,大哥一看就不是穷人,就说嫂子的模样,要是卖淫也比你富裕。你啊!」
老闆说;「不说了,操屄!」说完,老闆好像报复我一样,把鸡巴抽出来,和小凯一起插进我老婆的小屄屄,我刚想阻止,老闆说:「没关係,女人那东西伸缩性很强的,别说两根,要是外国妞,我们这种鸡巴,插五根都行!」老闆说完和小凯像夹心饼乾一样夹着我老婆前后操,而我老婆已经连续高潮过十来次了,整个人都瘫在小凯的身上。
我看看钟,已经凌晨一点了,于是叫老闆和小凯把我老婆送进我房间再玩,老闆有了上次的经验,就和小凯夹着我老婆往房间走。这时,我隔壁房间走出一男一女,小凯用手遮住我老婆的脸,和那个男人打了个招呼。原来这对情侣就是监视器里做爱的那对,而这个男人是小凯的同学,也是铁哥们。
那对情侣和我们擦身而过,而他身边那女孩脚步不稳,看来已经被插晕了,那男人伸出手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捏了把,淫笑着搀扶起女孩走了。
小凯和老闆带着我老婆来到我房间,让我把房间里的一张桌子拿了过来,铺上被子,就把我老婆放在桌子上来。那桌子很窄,老婆多次高潮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,四肢耷拉在桌子边上,哪怕那春药还没有过去,她也没力气再发骚了。
小凯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四根绳子,把老婆的四肢绑在桌子的四条腿上。
这桌子好像就是专门为姦淫我老婆所定造一样,老婆的小屄屄正好搁在桌子边上,而头则是仰着和桌子成一条直线。
小凯站在桌子边,把鸡巴在老婆的小屄和菊花里换着插,而老闆则是对老婆进行深喉,小凯还叫我在老婆的身上随便舔和玩弄。就这样,小凯在老婆的子宫里射了不下五次精,而老闆也在老婆的子宫里灌浆了多次。
直到凌晨三点,小凯和老闆才玩的筋疲力尽。看着老婆下体一片狼藉,小凯扔给我一瓶药水说:「良家妇女用的好药,洗乾净后涂上,只要不是干坏了,明天早上一点事都没有,顶多有一点痛。你用那个贞操带玩她前再给她涂一次,明天晚上,你就是把她给十个老外轮姦也不会有事!」说完,他们就走了。
看着桌上还被绑着的老婆被干得一塌糊涂的小屄屄,我有点心疼,更多的却是兴奋。老婆仰着的头,嘴角的精液和着口水一直流到地上,晶莹透亮;红肿的嫩穴还流着白色的精液,和着淫水一滴一滴的滴在桌子上,就连脸上、身上也都是老闆和小凯的精液。
我掏出兴奋了半夜、还在流水的鸡巴,插进了老婆被小凯和老闆插了一夜的小屄屄,虽然已经被他们插大了,可是肿胀以后包裹着我的鸡巴的小屄,还是那么的紧凑。我狠狠地干了十几下,当精液全部射进老婆的身体,我把老婆抱进了浴室,洗乾净她身上的精液后,又仔仔细细地用舌头在她身上品嚐一遍,最后把小凯给的药涂到老婆的小屄上后,抱着她沉沉地睡去。
第二天早晨起来,老婆揉了揉小屄屄说:「老公啊,我是你老婆哎!你怎么能玩得我那么痛呢?」
我笑道:「老婆啊,昨天晚上我把你送给别的男人玩哦!可不是我玩你。」
然后我拿出小凯给我的贞操带说:「你看,昨天晚上就在我把你给别人玩的时候去买了这个啊!」
老婆呆呆的看着我手上的东西,她也意识到我可能把她给别人玩了,可她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。老婆哭了说:「老公你不爱我了么?我知道你最看重女人的贞操的,可是……」
我搂住她说:「老婆,我爱你!你的贞操我不是早就拿走了么?而且这是我把你给别人玩,又不是你红杏出墙!若是我有一天因为我把你送给别人玩而嫌弃你,就叫我……」老婆摀住我的嘴,蜷进我的怀里说:「我信你!」
我笑道:「不过,要是你红杏出墙就另算!」老婆掐了我一把,我说:「要不,今晚我不给你下药,让你给别的男人干一次?」
老婆摇摇头说:「我宁愿不知道是谁干了我,哪怕你把我的身体弄成人尽可夫的妓女,但是我心中只有我老公玩过我,哪怕我被天下男人玩腻了!」
我感动地抱着老婆说道:「谢谢你!老婆。」
老婆红着脸说:「要是你还想把我给别人玩,就给我吃药吧!若是只有你自己,就让我好好伺候你!」说完,掏出我的鸡巴吃了起来……我和老婆在床上一直大战到中午。
下楼吃饭时,老闆看着我和老婆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淫蕩,我决定今晚再让老板好好品嚐下我老婆鲜美的小鲍鱼。

                 
色五月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妳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海外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。本站不允許任何中國大陸人士進入。否則,後果自負!